网站首页走近老肯新闻资讯产品中心企业文化联系我们在线留言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品牌推广
企业文化
产品中心
新闻资讯
走近老肯
网站首页
行业资讯

中纪委查办强生等行贿案 扯出7名药监官员

老肯医疗  来源:中国新闻网(北京) 2010-06-19 浏览:1431

资料图:张敬礼

资料图:张敬礼

    中国新闻网6月19日报道 6月13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原副局长张敬礼被“双规”,与中纪委最近查办医药企业行贿案件有关。

    来自药监部门、卫生部门和医药界的多位消息人士向本报透露,张敬礼是在中纪委调查强生 (上海)医疗器材有限公司(下称“上海强生”)等多家医药企业医疗器械行贿案时,被举报牵扯出来的。

    这与此前卫良等6名药监系统官员被“双规”的原因类似。

    4月17日本报曾独家披露,国家药监局注册司卫良涉案金额大约150万,案发缘于医药企业的举报。针对药监部门的调查此后一直在继续,彼时业内就预计,还会有更多人涉案。

    张敬礼是继郑筱萸之后,被“双规”的药监系统最高级别官员。

事情挺多

    国家药监局内部对张敬礼事发,其实早有风传。“他在5月27号就被调查了,是中纪委的人直接带走的,当时消息捂得很严。”一位国家药监局的知情人士透露,出事主要是因为上海强生,是被牵扯出来的,“后来中纪委经查,发现他的事情挺多的”。

    张敬礼在国家药监局四个副局长中排位第一,是副部级官员。在进入国家药监局之前,张敬礼曾在部队担任过卫生系统局长职务,2003年10月起任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副局长、党组成员。

   “一去国家药监局就当副局长,说明他很有背景和实力,一般来说,别的人不好跨越。”一位人事部门消息人士告诉本报,2007年郑筱萸被执行死刑时,张敬礼已经是副局长,此后药监局换了很大一批人,外界评价为 “大换血”。但张敬礼却一直任职至今,一方面或许是因为那时候他没有涉足灰色领域,另一方面也许是“门子硬”。

    与张敬礼打过交道的卫生系统人士表示,此人来自部队,作风“雷厉风行”,比较“讲义气”,在郑筱萸案之前,张敬礼主要分管老干司和机关党委工作,此后才开始分管药品和医疗器械工作,医疗器械在药监局内部是一个重要部分,主要是医疗器械研制、生产、流通、使用方面的质量管理规范,也是众所周知的“肥缺”。

    目前国内医疗器械市场竞争激烈,包括强生、西门子和GE在内的众多国际企业,他们在中国市场开展业务都绕不开国家药监局这道关。据了解,类似持有国外许可证的医疗器械生产商,在中国拿证(全称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医疗器械注册证)需要1到2年时间,该证主要是补做临床。而许可证是每四年过期,四年后重新报批换证,审批监管权正是在国家药监局。

    “做医疗器械生意,全靠这个证。副局长出事的话,肯定是发证上出了问题。”来自医药界的一位人士称。知情人士透露,目前中纪委查的好几个案子,包括上海强生和其他几家涉足医疗领域的企业,都牵涉到张敬礼。

    而在此前的郑筱萸事件中,被处罚官员之一就是药监局原医疗器械注册司司长郝和平。

强生入局

    多位消息人士提到的张敬礼事发的另一个主角上海强生,是美国强生集团在中国的一家独资企业。

    该公司和强生(苏州)医疗器材有限公司均由强生(中国)有限公司全资控股,总部设在上海,核心产品是电子血糖仪。

    强生的一位大区销售经理告诉本报,目前强生在国内,“血糖仪做得很棒,其次是婴幼儿产品”,不过,这位经理对强生是否牵涉张敬礼事件并不清楚。

    有医药界人士透露,上海强生与罗氏制药一起垄断了目前中国血糖仪60%到70%的市场。

    血糖仪属于二类医疗器材,原则上属于省级药监局审批,但对于进口产品,按规定要按照三类标准,到国家药监局备案,每四年还要重新报批。

    一位与上海强生有业务来往的代理商告诉本报,上海强生一开始进来时拿的是进口批文,如果要在国内生产,美国办的许可证手续在国内是不予承认的,“而且即使手续全部齐了,药监局还得卡你个两三年,注册司共20多个人,每年报上来的申请有上万个”。

    由于血糖仪已经上市很多年,属于老产品,一年能卖好几个亿,“市场不等人,大公司拿个几十万‘插队’领证,提早一年就赚回几个亿,行贿是小意思了。”该人士表示。

    近年来,强生医疗器材已经成为强生旗下增长速度最快的子公司之一,连续5年的销售额和利润年增长都超过36%,增长速度超过了制药和消费品部门,而销售额也逐渐超过了消费品部门,已经成为强生公司在华第二大业务部门。

    有媒体报道称,2006年整个强生中国的销售额约为87亿元,其中制药业务约为40亿,医疗器材约27亿。

   “像强生这样比较有实力的跨国药企,财大气粗的,而且囊括的产品又非常多,所以要摆平的领导绝对是高级别的,甚或大小通吃,大的小的都摆平,这样办起事来方便。”医药界人士表示。

    知情人士透露,因为此次的医疗器械行贿案,除已经被双规的张敬礼外,另有十余人曾先后接受相关调查,这其中,既有药监局内部人士,也有相关企业人员。

缘于举报

    知情人士还透露,此次张敬礼事发最初缘于举报,“年初就开始查了”,这位人士说。

    巧合的是,从两个月前卫良被“双规”至今,陆续有7名国家药监局中高层官员被“双规”,他们都是来自医药企业的举报或供认。

    卫良被“双规”前,在国家药监局药品注册司生物制品处任职调研员,级别相当于处长。在这个职位之前,卫良曾在国家药监局药品安全监管司任职,出任助理调研员。

   “卫良被举报“双规”后,这场调查真正拉开了帷幕。”知情人士称,随后,包括中国药品生物制品检定所的祁自柏、白坚石、陈继廷3人,及其他处室的2人,先后被“双规”、批捕、停职。

    祁自柏系中国药品生物制品检定所病毒二室副主任,白坚石为血液制品室副主任,陈继廷为血液制品室检验人员。

    眼下,张敬礼涉嫌严重违纪被“双规”,更是将这场后郑筱萸时代的药监系统反腐推向了高潮。

    据地方药监系统人士透露,导致卫良等药监局官员落马的江苏延申、河北福尔疫苗造假事件,张敬礼曾一度也被涉及,“好像是从中放行,把这事按下去了,后来被查出其中他个人有受贿现象”。

    1998年成立至今,国家药监局管理体制几经变革,由属地管理变为垂直管理,管理权限逐渐扩大,在解决职能重叠、政出多门、监督管理力量分散的弊端之后,却又滑向了另一个深渊——权力过度集中。

    2002年开始国家药监局着手整顿地方标准,并收回了各地药监局的审批职能,审批权收归中央。2007年,权力的扩张终于走到了顶点,郑筱萸现象成为那个时代权力过度集中的怪胎。

    目前,国家药监局正在推动将药品监督的 “垂直管理”改为“地方管理”,“对地方药监局放权”。业内人士认为,放了将来还得收。张敬礼事件,或许只是权力收缩过程中种种乱象爆发的一个集中代表。

    摘要:据中纪委中组部消息,国家药监局副局长张敬礼涉严重违纪被免职,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本文来源:中国新闻网 ) netease


走近老肯新闻资讯产品中心企业文化品牌推广老肯新报联系我们在线留言OA办公系统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证书编号:(川)-非经营性-2012-0007        ICP备案号:蜀ICP备11016757号
地址:成都郫县现代工业港南片区正港路268号    邮编:611730    公司电话:028-87804333/4334/4335    邮箱:laokenmarket@laoken.com
Copyright © 2010 老肯医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     网站运营: 老肯品牌文化传播机构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