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走近老肯新闻资讯产品中心企业文化联系我们在线留言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品牌推广
企业文化
产品中心
新闻资讯
走近老肯
网站首页
行业资讯

河南安阳“丙肝门”调查:医院感染控制成隐患

老肯医疗  来源:网易新闻 2010-06-12 浏览:1460

    每日经济新闻6月11日报道 2008年3月到6月,大约280名乳腺癌患者入住河南安阳市肿瘤医院外三科。然而在进行乳腺癌手术后,部分患者却意外地感染上了丙肝。据患者提供的信息显示,截至2010年6月8日,至少有35人已经确诊;而医院方面则认为,确认的病人数只有9个。

    安阳市肿瘤医院始建于1972年,是全国建院最早的地市级肿瘤专科医院和全国第一批三级甲等肿瘤专科医院之一,每年施行大、中手术5500余台,主要负担豫北、冀南、晋南、鲁西等癌症高发区的癌症救治和预防工作。

    根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赴安阳进行的现场调查发现,从2009年下半年以来,首批发现感染丙肝病毒的乳腺癌患者已经展开维权。据患者称,在首批确认的感染者中已有8人与医院达成了大约17万元的无过错赔偿协议。不过医院方面对该说法予以了否认。而安阳市卫生局也在第一批维权患者举报后进行了调查,并认为医院在院感(医院感染)控制方面存在着一定隐患。

35名乳腺癌患者感染丙肝?

    6月3日,在安阳市第五人民医院,65岁的肖艾静  (化名)一直发着烧,满是皱纹的脸上显露出痛苦的神情。“我那病还没有好,又得了这个病,你说这是咋回事?”

    肖艾静来自河南内黄县,2008年4月17日,她因为要做乳腺癌切除手术住进了安阳市肿瘤医院外三科,同月22日上午,主治医生邱献华为她实施手术,中午手术结束。“乳腺癌的手术很成功。”她的外孙女王玲(化名)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但在手术后化疗期间,外婆始终感觉全身乏力。”当时全家对肖艾静出现的症状并没有产生太多想法,都认为这是手术后的正常反应。同年5月5日肖艾静出院,其病历资料显示,出院时“患者无特殊主诉,一般情况良好,心肺听诊正常,生命体征正常,复查血常规正常”。

    但2010年4月22日,肖艾静在安阳市第五人民医院检查时,发现丙肝病毒核算定量超出正常值。“外婆患上了丙肝。”王玲说,检查前家里人就已经听闻在安阳市肿瘤医院治疗乳腺癌的部分病人感染了丙肝,因此在检查结果出来后她直接到该院找医院领导。在此过程中王玲也遇到了过去和外婆同一时间住院的其他患者及家属,他们也是因为确诊患上丙肝后来讨说法的。

    “五一前后我们不止一次去了医院,但对方一直避谈责任问题,对事情处理也不积极。后来病友们就到市政府去反映情况,肿瘤医院的人才开车把我们接回来,由副院长王中跟我们一个一个地谈。”王玲告诉记者,这次谈判后,病人获得了住院的资格,肖艾静住进了安阳市第五人民医院。“住院的钱由肿瘤医院出,每次都是我们去找主治医生,主治医生再从财务借钱。”

    记者在安阳市第五人民医院看到了几位住院的病人,年纪最小的李金娜今年才28岁。“我爱人还这么年轻,丙肝的传播途径主要是血液传播和性传播,我们这一辈子怎么过啊?”李金娜的丈夫向记者诉苦。

    患者陈平静(化名)也忧心忡忡地告诉记者,身边许多人对丙肝的了解十分有限,由此形成了非常强大的丙肝歧视,她担忧自己患病的消息流传到邻居的耳朵里,会给刚刚大学毕业的女儿找工作和找对象造成困难。

    据当地病友提供给《每日经济新闻》的一份名单显示,目前已确诊为丙肝患者的肿瘤医院乳腺癌手术病人至少有26名,不过,这份名单并没有包括首批确诊感染丙肝的9名乳腺癌病人,因此两批相加共有35人。

    第二批病人分别来自安阳、汤阴、滑县、内黄等地,记者了解到,在已知的丙肝患者中,属于肿瘤医院外三科主任胡建民的病人有4人,副主任靳迎军的病人有5人,副主任邱献华的病人有4人,医生贾海全的病人有9人,医生魏娅的病人有3人。他们的共同经历是在2008年的3~6月期间,在肿瘤医院外三科做过乳腺癌的切除手术。

医院回应感染原因仍在调查

    丙肝的全称是丙型病毒性肝炎,通常由丙肝病毒(HCV)通过输血或血制品、血透析、单采血浆还输血球、肾移植、静脉注射毒品、性传播、母婴传播等传染途径引起,并且容易演变为慢性肝硬化和肝癌。近年来,输血和血液透析引发丙肝的案例屡有发生,但据患者表述,在已确诊患上丙肝的病人当中,只有一例曾在手术和化疗期间输过血。那么肿瘤医院乳腺癌手术病人集体患丙肝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呢?

    6月4日,记者以患者家属的身份随一批患者家属来到副院长王中的办公室。面对患者家属对病因的追问,王中表示“我们也很想知道是什么原因,这件事情一出现,我们自己就开始查了,后来卫生局也组织了安阳市的专家来查过,我们也咨询过卫生部的相关专家,到现在也还找不到原因。”他同时表示让患者先治病,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谈”。

    不过据该院办公室主任李国民告诉记者,2008年医院就接到反映称外三科有患者感染乙肝和丙肝,到目前为止涉及到9个病人。病人确诊后找到医院,医院目前采取的措施是让他们找原先的主治医师,再由主治医师找医院财务借钱给病人治病,最后查清楚原因后再进行责任认定,该谁负责就谁负责。

    李国民表示,到目前为止,对反映感染丙肝的乳腺癌手术病人还没有被认定其感染是医院导致的鉴定结论,“没有人愿意做鉴定。”李国民说,卫生局曾经成立了专家调查组,成员是安阳市内几家医院的医疗专家,对曾经确诊过的第一批9个病人进行了调查,“丙肝除了传统的血液传播和性传播渠道外,在手术的创口期也很容易感染,现在还有很多不明原因没有查清。”

    李国民证实,感染事件发生后,外三科医护人员全面进行了体检,再后来是整体撤掉了外三科,除科主任和护士长留下配合调查外,所有医护人员和胸外科功能都分流到外一科。2008年11月,外三科病房整体进行了装修,重新开放时主要业务成了肝胆外科。“可以说我们采取了非常断然的措施,科主任和护士长都被我们免职了。”

    “现在我们正跟患者谈补偿标准,每个人的情况是不一样的,我们也没有过错,国家也没有相关的赔偿标准,我们也不好私自制定这个标准。不过现在病人情绪还是比较激动,我们想等他们冷静冷静再谈。”

卫生局认为医院管理有瑕疵

    6月7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就丙肝感染事件采访了安阳市卫生局宣传科长吕贵德,他表示领导当天都不在,不过他向记者出示了一份文件。

    记者看到,这份文号为  “安卫【2010】20号”、标题为《安阳市卫生局关于安阳市肿瘤医院9例住院病人术后出现抗HCV阳性事件的通报》的文件显示,2010年3月24日,9名患者到该局反映情况,该局组织了专家调查,认为肿瘤医院存在6个方面的问题。

    这6个方面的问题是:医院对出现的术后散发丙肝阳性病例未上报;诊疗记录不全,病人反映在病房内进行穿刺抽液等诊疗操作情况病历未显示;外三科处置室使用频率高,人员出入频繁,增加了污染的机会;隔离措施不完善,病区内丙肝感染者与非感染者未做到分室安置隔离治疗,手术室无固定隔离手术间,为实施感染患者与非感染患者分室手术;手术室流程欠合理;医务人员的手和空气消毒效果监测合格率偏低。

    卫生局还认为,“以上问题暴露了医院在院感控制方面存在着一定隐患,未按照卫生部及省、市卫生行政部门有关医院感染控制管理要求,将院感控制落实到位。经研究决定对安阳市肿瘤医院进行通报批评,责令医院完善并落实院内感染管理有关制度和防控措施,同时责成安阳市肿瘤医院对相关责任人做出处理。”

    但患者家属张晓宇(化名)向记者表示,“这份文件没有明确说明这次患者集体感染丙肝的原因,像是在为自己推卸责任,但也间接说明了肿瘤医院应当承担感染丙肝的责任。”

医患双方面对面协商暂无果

    安阳市卫生局还要求肿瘤医院积极主动联系被感染患者,通过协商等方式做出妥善处理。但对此有家属反映,肿瘤医院不光没有主动给患者打电话联系,反而在患者找上门来之后,院方采取了推和拖的办法。比如6月5日上午,多名患者及家属按照事前约定,前往医院寻找医务科长宋清荣,可工作人员却表示宋不在,要他们6月7日再来,致使当天的会谈不得不延期。

    等到6月7日,20余名患者及家属见到了宋清荣,宋与病人家属进行了单独会谈。多名患者家属在会谈后对《每日经济新闻》表示,会谈主要集中在赔偿的标准问题上,但双方意见差距巨大,患者家属提出了继续治疗费、交通补助费、误工补贴和精神损害赔偿等每人大约40万元的赔偿总数,但肿瘤医院只同意每人赔付8万元。

    由于7日上午的协商差距过大,没有达成任何结果,部分家属便在当日下午来到安阳市政府反映情况,终于促成了安阳市卫生局副局长何蔚新、信访局副局长郑永文和肿瘤医院副院长周福有参加的直接面谈。6月8日,双方继续在安阳市红十字协会医疗纠纷调解办公室会谈,结果仍因患方提出35万元的赔偿数额,医院方只愿意补偿最高15万元的标准而宣告失败。8日晚上,记者致电宋清荣,他确认了谈判失败一事,但对未来的处理方案,他表示有结果会通过安阳市卫生局通报给记者。

另有患者怀疑病历被篡改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采访期间,除了感染丙肝的患者以外,还有部分感染了乙肝的病人也找到了记者,而部分患者甚至怀疑其病历遭到了篡改。

    来自内黄的患者家属王晓洁告诉记者,她的母亲苏秀民2009年和2010年在肿瘤医院住了两次院,第一次住院检查没有患肝炎,但第二次入院和出院检查时显示患上了丙肝和乙肝,她怀疑母亲在肿瘤医院感染了丙肝和乙肝,而医院为了推卸责任篡改了病历。

    王晓洁给记者提供的病历显示,苏秀民第一次入院的时间是2009年8月18日,出院时间是2009年9月4日,其间做了全麻右半结肠癌根治术。其第二次入院的时间是2009年10月17日,出院时间是2010年3月3日,主要是进行化疗。值得说明的是,苏秀民住院时的外三科已经不是专门做胸科手术的外三科,而是一个重新组建的科室,房屋也进行了全新装修。

    在苏秀民的第一次入院诊断中,乙肝和丙肝都呈阴性,出院诊断中也没有丙肝和乙肝的表述。而第二次住院病历中的入院诊断和出院诊断都出现了丙肝和乙肝字样。王晓洁告诉记者,让她感觉反常的是,第二次的住院病历中,在血液检查中的乙肝、丙肝和艾滋病检查项中,显示的都是“未做”。“既然没有检查这3项,那怎么得出患上乙肝和丙肝的结论?”


    王晓洁告诉记者,她认为病历被篡改的另一证据是一份血清检验报告单,检查的时间是2009年8月18日第一次入院时,上边的内容显示乙肝表明抗原、丙肝抗体和艾滋病抗体都呈阴性。而第二次出院发现问题后,她去找医生询问该检查内容,医生从电脑上调出该报告单,显示的却是乙肝和丙肝呈阳性。“我问医生这是怎么回事,医生说我手上的报告单是错的,但她又不愿意给我打印那份报告单。”

    不过,当记者希望就患者感染事件向周福有和宋清荣求证时,正在等待与患者调解的二人均表示,目前政府有关部门已介入事件,他们对此不便做任何表示。

 


走近老肯新闻资讯产品中心企业文化品牌推广老肯新报联系我们在线留言OA办公系统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证书编号:(川)-非经营性-2012-0007        ICP备案号:蜀ICP备11016757号
地址:成都郫县现代工业港南片区正港路268号    邮编:611730    公司电话:028-87804333/4334/4335    邮箱:laokenmarket@laoken.com
Copyright © 2010 老肯医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     网站运营: 老肯品牌文化传播机构    
分享按钮